欢迎访问中共宝鸡市委老干部工作局网站! 欢迎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!

老年大学


老年大学“喜迎二十大”主题征文(五)

[ 信息发布:本站 | 发布时间:2022-09-16 | 浏览:51次 ]

畅谈野河山

杨润杰 扶风县天度电器元件厂退休职工

“野河山的情,野河山的水,野河山出了个杨贵妃。”这是儿时奶奶教给我的一首儿歌。

我家过去住在野河山姜家岭,全队只有三十多人,依靠美丽的山养活着自己,吃的有在山坡空间开挖的“食边地”。喝的有沟底清清的泉水。

凡是在野河山姜家岭落户的人,虽谈不上来自五湖四海,但大都在野河山的周边地区,有法门的、天度、黄堆等乡镇来的,也有南阳、召公、杏林的,但那时都是因生活所迫,拖儿带女,背井离乡去大山里发展。在荒山野岭中开挖点食边地,也是人托人、托关系,在山上找一块稍平坦依崖的地方,随便挖上两孔窑洞,一孔住人,一孔喂家畜和存放东西。再在门前铲除杂草、平整一块土地,压实光好,作为碾打粮食用的。

记得我小时候,父母亲上山,那时也叫“山庄”,我在山下上学,由祖母管护我,星期天闲了,我就叫上附近几个他父母也做山庄的小伙伴,一块儿上山,一是游玩,二是去看看父母,帮他老人家干些小活。

野河山很大,大的一眼望不到边,山上的风景迷人。二三月春暖花开,鸟语花香,那绿茵茵的野草和路边的小花,把野河山打扮得花枝招展,真像一个美丽的姑娘,夏天夏风习习,山风把野河山的一棵棵高大的树木,吹的哗哗做响,那野草也长得有半人高了,山上那窑洞真是冬暖夏凉,那草丛里的蚂蚱声、树林里知了和纺线虫的欢叫声不绝于耳,还有那叫不上名字的虫虫鸟鸟的叫声,合成了一个大合唱,响彻云霄,回荡在深山峡谷。

有时我们还时不时的碰上些野兽,听父亲讲,那是野鸡、野山羊、还有野猪、什么山鹿等等,总之,如果碰见一个,我就向父亲问一个,有时问的多了,他声色俱厉地说我啰嗦,还嗔怪我整天“浆水滴很”。

野河山遍地是宝,二三月父亲领我在山上挖些中药材,什么黄岺、柴胡之类的,拿到山下卖给药材门市部,换些零花钱,供我上学,供家里零用。

一次在山上,我陪父亲挖药,不小心被草丛里的一条蛇咬了,父亲急了,忙在山上找了一种什么草药,他老人家把那药叶子用口嚼碎,贴在伤口,又在树上挎了些树皮一扎,让我坐下歇歇。不一会儿,那伤口就不疼了,我真佩服父亲。

在山上没有几年,我家生活也得到了很大改善,父亲正准备大干一场,多开发些地,再栽些树。谁知国家搞山川联营工程,退耕还林,我们姜家岭所有农户,恋恋不舍地告别了野河山,回到了平原村庄。

以后,国家发展打造野河山,由陕西益元投资集团投资开发的,占地面积约1687公倾,投资4.6亿元,他们克服重重困难,给野河山修水泥路达36公里。

野河变了,野河山变了,野河的山山水水,旧貌换新颜,昔日的洋槐树,无形中长高了许多,枝繁叶茂,翠绿山野景色宜人,那宽阔的水泥路旁,那一朵朵小巧玲珑的花,那绿绿的小草,更衬托出大山的魔力,那贵妃梁、大王庙、杨雄墓、封神台、神仙洞,还有著名的放生湖等等。

野河山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旅游胜地,在陕西乃至全国享有盛名。

我那小小的姜家岭不见了,那土院窑洞被高大的洋槐树笼罩着,那沟边草木林荫,野酸枣挂满了枝头,那一棵古老的杏树,在场边一角,直径足足有一尺粗,那绿色的杏叶,散发出阵阵清香,那绿绿的杏子,在树上挂着。在抬头向远方望去,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山,被一往无际的槐花笼罩着,路边隔三差五的蜂农,摆着整齐的蜂箱,那勤劳的蜜蜂,真好像善解人意,在蜂箱下的小孔中出出进进,那蜂农,头戴面罩,查看着蜂片,摇着蜂蜜,白乎乎、稠稠的蜜顺着流进了一个不大的铁皮桶里,那清香的槐花蜜味,弥漫了周边地区,飘向了天空。

野河山的变化,野河山气息,还有大山的新鲜空气,一点雾霾都没有,是扶风地区的天然氧吧。

一走进野河山,真正像进了世外桃源,让人目不暇接,那景区的名胜,接二连三。野河山让人流连忘返的绿色海洋。

野河山那草草木木,那花的海洋,那绿色低碳的世界,再次打动着我,那山还是原来的山,但花枝招展。那洋槐林还是原来的洋槐林,但巍巍高大。那泉水还是原来的泉水,但清澈透明。山间槐花香味浓浓,蜂蝶飞舞,一阵阵山风吹来,更感到野河山的亲切可爱。

感谢扶风益元投资集团的开发,感谢国家的大力支持。现在野河山游人如潮,它是扶风的名片,是扶风人的骄傲。我留恋野河山,她是我儿时的追忆,更是扶风辉煌的见证。

一双凉鞋

赵小平 太白县文旅局退休干部

这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,每当回想起儿时的岁月,无知的、顽皮的、苦涩的还是快乐的,一幕幕地闪现,总会使人有一种莫名的酸涩和惆怅。

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父亲在太白县工作,交通不便,一年难得回家几次,母亲带着我们兄弟妹妹三个在眉县农村生活,哥长我两岁,和我同在村里的八年制学校上学,妹妹还小。

那时,我们衣服、裤子、鞋,还有书包可全都是母亲手工缝制的。农村学生,很少有买衣服、买鞋穿的,更别说是凉鞋了。记得夏天,没有凉鞋穿的我,穿着3分钱一双的草鞋,一次课间奔跑玩耍时,不小心一脚踢到墙墩上,大拇指鲜血直流。还记得下雨天时,道路泥泞不堪,有人脚登两只小泥蹄,有人干脆将鞋提在手上,打赤脚,到校或是回家后冲一下脚再穿上。我哥就有一次“意外”,放学后赤脚走泥路时,踩到了玻璃瓶碎片,脚底划破了一条血口子,忍痛跳着跳着回了家,让母亲好一阵数落。每想到这些,心头还总会涌起一阵阵酸楚。

那个年代,重精神而轻物质,讲奉献而戒享受。当时的人们似乎都已经完全习惯或适应了极简的生活,比如,教室里人人自带一盏煤油灯上晚自习,几乎每个人鼻孔下都是两道黑黑的烟痕,淘气的我们也会常常趁着对方不注意,用手指快速给抹向两边,像斯大林的胡子一样,引起同学们一阵的欢笑…… 大多不会特别地感觉生活的贫困和物质的匮乏,没有埋怨、没有责怪,一切似乎就该是这样的,生活就这样继续着......

然而,年少的我们,除了胸怀革命理想,立志好好学习,长大报效祖国之外,也会有贪图“享受”和追求“时尚”的想法,甚至不惜“铤而走险”。

记得是一年的夏天,偶然间,当我第一眼看到有个同学脚上穿着一双塑料凉鞋时,应该就跟今天的人们见到一颗巨大的宝石差不多吧,先是眼前一亮,惊奇、羡慕,然后就是老在想像,这双鞋穿到我脚上的情形(直到今天,这种感觉都没变)。还是我哥、我最亲密的“战友”善解我意,看透了我的“贪婪和虚荣”。我们哥俩经过几次“密谋”之后,“粮票换凉鞋”计划形成了(因父亲在外工作的缘故,家里时常会看到有零散粮票,当时粮票居诸多票证之首,不管城市、农村,粮票都非常珍贵)。计划随即分头开始行动...

我的任务是趁母亲上工不在家时,在家里角角落落,一切可能的地方翻寻粮票,我哥则负责去找那位同学商量,并私下征得他家人同意,最后达成了以四十斤粮票交换凉鞋的“交易”。进展很顺利,凉鞋很快就到手了。我哥俩你穿穿、我穿穿,当时的窃喜、兴奋真是无以言表。

然而兴奋之余,问题又出来了,怎么穿回去?因为这件事不但是瞒着学校里的同学,更重要的是不能让母亲、还有我妹知道的,我妹我哥俩叫她“小电话”,爱“打小报告、爱告密”,否则,会很“惨”的。必须要准备好一套说辞,好一道脑筋急转弯,好一阵苦思冥想,终于计上心来。

一天下午放学,我哥俩同时回到家,已是晚饭时分。“双簧”般的给我妈讲了这样一个“故事”——下午放学后,我俩和同学一块跑去大队部戏楼东面的池塘里游泳耍水,池塘里人很多,正当大家在水里玩的高兴时,突然从大队里跑来好几个大人在池塘边转圈撵人(大人们是怕水深出事故,常常会来赶撵池塘耍水的小孩),大伙急忙从水里纷纷爬上了岸,抱起衣服,四散跑开了。我哥俩动作稍慢了些,上岸时,只见衣服旁有双塑料凉鞋,池塘边此时只剩下我哥俩和那几个大人,我们没多想,抱起衣服、卷着那双凉鞋就跑开了,然后,就回家了。 也许是母亲劳作了一天有些疲惫,或是我哥俩从未撒过什么大谎,或是我们的“编排表演”天衣无缝,母亲竟然没多问什么,只是说:拾了人家的东西,要想法还给人家。我哥俩自然是不住的点头称是,满口答应,一定、一定。那晚,得一凉鞋,又如此轻易“过关”,窃喜不已。

凉鞋的“失主”,自然是找不到的,而那双凉鞋则在我哥俩的脚下可是轮番“风光”了些时日的。“粮票换凉鞋”之事也从此成了我“要挟”我哥多年的最致命的“把柄”,平日里他稍有不顺我意,当母亲面,我开口只一个“粮”字,他便顿时焉了,一切随我,让我很是“得意”了几年。

现如今,每每回想到这些,心里总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,能让粮票和凉鞋发生直接关联的事,在全中国也算得上稀奇吧?这荒唐中夹杂些许苦涩的“欢乐”记忆,让人久久难以忘怀。

欣慰的是,“粮票换凉鞋”这样的事,在当今的家庭和孩子们中间永远也不会发生了。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中国人民一步步实现了从站起来、富起来到强起来的翻天覆地的伟大巨变。今天,全国亿人民全部摆脱贫困,中国人民迎来了从温饱不足到小康富裕的伟大飞跃,缺吃少穿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。看着如今的孩子们穿着新颖漂亮的衣服鞋子,行走在整洁宽阔的道路上,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,我知道,他们的快乐是纯真的、纯粹的,没有掺杂的!

村边的涝池

张温儒 扶风县老年大学校长

从我记事起,村边就有这个涝池,听大人说原来的涝池有四亩多大,为了排涝蓄水,是人工挖掘的。

那时涝池周围杂草丛生,岸上只是长着几颗大柳树和岸边的迎春花,一到春天,迎春花竞相开放,绿的柳枝随风摇摆预示着万物复苏,春回大地。

每当天下大雨,碗口粗的几股水从四面八方向涝池哗哗

的流淌,显然,村民们是用它来排涝蓄水的,雨越下越大,涝池蓄的水越来越多,我亲眼看到村民们披着雨衣、穿着短裤,用笼罩从水面上捞柴的场面,孩子们在岸边嬉笑着,目睹涝池蓄水的全过程。

天放晴了,每天中午成群结队的牲口由主人牵着去涝池饮水,村妇们在涝池边洗衣服,一群群孩子在涝池浅水区学游泳、打水仗、逮鱼。涝池岸边的草丛中搭满了五颜六色的衣服,红的红,绿的路,白的白,把涝池装点得格外漂亮。涝池岸边村妇用棒槌锤打衣服声,牲口的串铃声,孩子们的阵阵嬉笑声构成了一曲曲悦耳的交响曲。

夏天,当夜幕降临时,青蛙在涝池里呱呱地叫着,不由得人们想起南宋诗人赵师秀的诗句“黄梅时节家家雨,青草池塘处处蛙”的情境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党和政府改善了水利条件,村民们浇地用渠水。洗衣服、人畜饮水逐步用上了自来水,村子挖了排水道,接上了管子,排涝问题解决了。涝池变成了垃圾场。几十年来人们时刻盼望着对涝池进行改造。使原貌尽快恢复,使碧水蓝天重新呈现。

村民们失去了这个赖以生存的空间十分思念。当谈到当年涝池存在时的情景总是津津乐道,回味无穷。我也经常思念昔日村边涝池发生的故事,梦见村民们热火朝天,车水马龙淘淤的劳动场面。

2016年9月份,政府决定重新修复村边的涝池,改善生态环境,听到这个消息,人们喜笑颜开,奔走相告,开工那天,场地上人山人海,彩旗飘飘,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。村民们用期盼的眼光看着县水利局用挖掘机、铲车把一车车垃圾挖上来让汽车拉走,不到五天时间,涝池的原貌恢复了,而且面积还增加了一亩多,我心想,政府的决定真的圆了我们思念村边涝池的梦。

涝池的改造成功了,村上在涝池底还铺设了防渗网,蓄了水,放了鸭子和鱼,栽种了荷花,涝池的水清澈见底,在岸边上又栽了十几种风景树,种了花和草,春天一眼望去万紫千红,满目葱绿,生机盎然。在岸边还建成了文化墙、亭子,安装了几套秋千和运动器械,县卫生局和镇上投资建成了人口健康园和生态园。每逢节假日和农闲时,村自乐班在子下吹拉弹唱,每天清晨老人们在岸边广场处打太极拳、跳广场舞。涝池岸边游人如织,络绎不绝,村民们在涝池周围还建起了超市、农家乐和果蔬批发市场、元宝枫基地、农耕文化广场,涝池的重修为乡村增加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那天我把村边涝池如今的景象照了像,用手机发给了远方工作的儿子、女儿,他们惊喜的问,老爸:“您去哪里旅游了”,我兴奋的说“这就是在咱们村边的涝池呢”他们说“啊!真了不起,这和城里的公园一样,等我们下次回来一定要去看看。”

村边的涝池如今它是一个休闲娱乐场所,更是一个文化生态园,它像一位成长的孩子,记忆着昔日的变迁和今日的辉煌。

啊!我们热爱村边的涝池,我们更要保护村边的涝池,使它真正成为我村的生态园和文体活动中心。

献给党的歌(诗三首)

王恩长

江河颂

你源于涓涓细流----却怀着伟大的初心崇高的梦;你用红色嘹亮的歌唤醒了万千工农----汇聚成奔腾向前的江河----发出求解放的震天声韵;终于,你驱散了漫天乌云,让五星红旗在神州大地迎风舞动。今天你让祖国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,你也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,焕发出新灿灿的生命!党啊,我为你欢呼我为你激动,我为你自豪我把你歌颂!你让我看到——看到溪流如何变作汇成江河奔腾涌动;你让我明白——明白江山就是人民,人民就是摧不垮的钢铁长城;你让我牢记----牢记苦难辉煌、牢记奋斗追梦、牢记一个共产党员的神圣使命。

清风颂

井岗山的红米饭南瓜汤哟——曾把你滋养;黄土高坡的小米延河之水哟——浇灌你茁壮成长!不忘初心牢记使命——是你铁石般的信仰;金黄色的镰刀斧头——让你鲜艳的旗帜无比辉煌。烽火岁月中你前仆后继一往无敌,糖衣炮弹前你挺直胸膛坚强如钢;你经受了市场经济的考验,打虎灭蝇使你更加茁壮更加健康;你抓铁有痕踏石留印追梦不止一路芬芳。你是中流砥柱你傲立世界东方。你如朝阳灿灿给锦绣河山一片霞光。你是反腐巨手你是荡漾神州大地的清风幽香。你让党风纯净你让山水亮堂,你让人民生活美好你为民族复兴担当。你让历史翻开新页---你让革命巨轮永远向前----劈波斩浪驶向远方!

旗帜颂

你从烽火岁月中走来,你用赤诚热血把旗帜染成了鲜艳的红色;你从激情燃烧的建设年代走来,你用胜利的旗帜引领着----铿锵奋进的社会主义中国;你从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走来,你的旗帜展示着新时代新时期的亮丽风格;你不忘初心直面腥风血雨----你清除蛀虫强身健体朝气蓬勃。你振兴中华只争朝夕一路高歌!看今日,美丽中国青山绿水,党的建设政绩多多。东方巨人巍然挺立中国巨轮划破万顷碧波!我追随你啊忠贞不移,我信仰你啊奋争拼搏。历史丰碑将浩然铭刻——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!